吳大昌 秦有方:建設新中國第一批兵工專業


——迎接建校80周年“北理故事”系列報道之三

【編者按】2018年,為搶救、挖掘寶貴的校史資料,黨委宣傳部組織力量啟動校史“口述史”采集工程,并委托圖書館具體實施。兩年多來,采集工程共記錄保存80位離退休教師口述史資料15058分鐘,形成文字資料160萬字。為紀念學校建校80周年,黨委宣傳部、圖書館結合“口述史”采集成果,精心策劃制作,推出《北理故事》系列。希望廣大師生校友能從精彩的故事中汲取力量,傳承紅色基因,為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而努力奮斗!

 


 

  1951年底,教育部、重工業部頒布命令,將華北大學工學院(北京理工大學前身)正式更名為北京工業學院。此后北京工業學院便負擔起了建設新中國第一所重工業大學的歷史使命,開啟了輝煌的“京工歲月”。

  此后,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學校建成了新中國第一批兵工專業,形成了正規化的兵工專業體系,奠定了我國兵工院校專業設置的基本結構。至今,一代代優秀人才從北理工揚帆起航,為建設強大祖國做出重要貢獻。

“北理工故事”講述者:吳大昌

機械與車輛學院退休教師

“北理工故事”講述者:秦有方

機械與車輛學院退休教師、曾任車輛工程學院院長

  1951年10月,華北大學工學院(北京理工大學前身)根據教育部指示,經過多方醞釀,擬更名為北京重工業學院,后經中央財經委副主任李富春審定,定名北京工業學院。1951年底,教育部、重工業部頒布命令:“華北大學工學院正式更名為北京工業學院,于1952年1月1日起實行。”在更名之際,學校定位建設新中國第一所重工業大學。

  然而,僅僅三個月后,一紙命令下達,不僅改變了學校發展的軌跡,也讓師生們肩頭的強國使命愈發沉甸甸。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朝鮮戰爭爆發,為了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保衛新生的人民共和國和世界和平,毛主席和黨中央號召建設強大的人民軍隊,并決策兵工提早部署。

  在這一背景下,1952年3月8日,重工業部下發了《關于北京工業學院今后發展的方向及目前的方針任務》的文件,決定將剛剛更名的北京工業學院“逐步發展為國防工業學院或國防工業大學,并使之成為我國國防工業建設中新的高級技術骨干之重要來源”。自此,新中國第一所國防工業院校誕生。

  這所在抗戰烽火中誕生,從解放區高等學校發展而來的正規化新型大學,開啟了由為重工業服務轉變為國防建設服務的歷史新篇章。

 

“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選擇”

  1949年,當新中國成立的消息傳到美國時,正在舊金山堪薩斯大學留學的吳大昌振奮不已,覺得自己報效祖國的機會來了。于是,吳大昌在1950年9月取得農業工程碩士后,便踏上了回國之路,希望用自己的專長為新中國的農業建設奉獻一份力量。

  但當吳大昌得知,誕生于延安的華北大學工學院正亟需大批教師,正準備建設新中國第一所重工業大學,他便毫不猶豫地改變了抉擇,把國家的需要放在人生選擇的第一位。“這個學校是當時來講很有威信的,第一是老區來的,是延安自然科學院轉化過來的,還有更大的吸引力,它是為重工業部培養人才。這個事情是很光榮很好,就來了。”102歲的吳大昌回憶到。

  當時,像吳大昌這樣被吸引到華大工學院的留學歸國教師有30多人,他們后來也成為了學校的骨干力量。入校后,吳大昌積極投身教學,從講授課程到編寫教材,從熱工教研室到汽車教研室, “學校里缺什么,我就教什么。制圖需要人教,我教制圖。力學沒有人教,我就教力學。”

  1951年底,教育部、重工業部頒布命令:“華北大學工學院正式更名為北京工業學院,于1952年1月1日起實行。”同年3月8日,重工業部下發文件,決定北京工業學院“逐步發展為國防工業學院或國防工業大學,并使之成為我國國防工業建設中新的高級技術骨干之重要來源”。北京工業學院也成為了新中國第一所國防工業院校。

中央人民政府重工業部批準修改校名的文件

  此時,即將從大連工學院汽車專業畢業的秦有方,正準備前往興建中的長春一汽工作,卻收到了去北京工業學院報到的通知。雖然,去北京意味著要從頭掌握全新的專業,但是秦有方的答案是“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選擇”。

  于是,年輕的吳大昌和秦有方們,雖然互不相識,來自天南地北,卻帶著相同的答案,走在了一起,擔起建設新中國第一批兵工專業的光榮使命。

 

強國使命,建設首批兵工專業

  1952年8月,根據中央政府和重工業部的要求,北京工業學院軍用車輛工程系設立坦克制造專業和坦克發動機專業,這也是新中國最早的坦克類專業。留德學者蔣潮任系主任,留美學者彭兆元和原北洋大學教師薛壽章任系副主任,吳大昌任坦克發動機教研室主任,秦有方任系秘書和助教。

  也就在這一時期,為了完成從重工業向國防工業學院的調整,學校自1952年至1954年,先后調出航空系支援建設北京航空學院(今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調出冶金系支援建設北京鋼鐵學院(今北京科技大學),調出采礦工程系支援建設中南礦業學院(今中南大學),為新中國高等教育做出貢獻,支援了兄弟高校的建設。

  為了建好新中國第一所國防工業院校,按照中央兵工委員會的決定,先后有37位高水平蘇聯專家入校指導,以便借鑒蘇聯經驗規范化建設我國自己的兵工專業。

  在入校的蘇聯專家中,就包括蘇聯哈爾科夫工學院坦克專家諾維科夫副教授、莫斯科鮑曼工業學校坦克發動機專家尼格馬圖林博士、坦克制造工藝專家柯西金、液力傳動專家普洛科菲也夫,他們來到后為坦克系師生詳細講授了諸多先進技術和工藝。

  在指導發動機專業建設中,蘇聯專家不僅仔細講授發動機構造、原理、設計等核心課程,還要求師生們“把發動機的零件都拆開來,每個零件都熟悉熟悉。”對于用油選擇、調速零件、燃料供給也都要進行詳細的講解。蘇聯專家還幫助制定教學計劃、課程設置和教學大綱,培訓教師,與師生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他講這些東西,我們過去都沒有聽說過,當時在世界上也都是新東西。”秦有方說到。

  “有一個暑假里面,突擊俄文,一天記100個字,200個字,突擊以后就是翻譯俄文教材。”為了更好地學習蘇聯經驗,吳大昌等師生們在蘇聯專家入校前就開始集體學習俄語,對于零基礎的吳大昌來說,早日為新中國建成第一個坦克專業的使命成為他前進的不竭動力。整整3年時間,坦克系的教師們根據蘇聯專家設計的教學計劃和教學大綱翻譯教材、編寫教材,為專業建設提供了重要保障。

上世紀五十年代,學生們在開展坦克駕駛實習

  按照蘇聯本科生的培養計劃,專業采取五年制培養模式,學生的基礎課非常扎實,專業課也比較系統。不僅如此,按照高級工程師的培養標準,學校還非常重視對學生進行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培養,學生必須完成認識實習、拆裝實習、駕駛實習這“三大實習”,“學生坦克實習,就到部隊里面去開坦克,然后回來,還有構造實習,畢業設計的時候,也要在設計前要到工廠里去。重視實踐,就是跟實踐結合的。”吳大昌回憶到。

建設于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學校坦克陳列室

  “如果你們按照圖紙建設完成后,比蘇聯鮑曼工業學校的實驗室都要好。” 秦有方記得,發動機實驗室的簡圖是尼格馬圖林親自設計并畫出來的。為了滿足學生培養的需要,1954年起,在蘇聯專家的指導下,學校開始籌建坦克陳列室和實驗室。至1956年,學校建起了1634平方米的坦克陳列室,并向國防部申請調來蘇聯T-34,ИС-2(IS-2),蘇式自行火炮,CY-76,ИСY-122;美國坦克M5A1,LV水陸兩用坦克;還有繳獲來的珍貴的美國M-46坦克,一部分車輛解剖開來作為教學模型,另一部分車輛作為試驗用車。為了使用和維修坦克,學校還專門配備了一個班的轉業坦克兵。北京工業學院時期的學校坦克陳列室也成為學校極具特色的教學平臺。

  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經過一大批教職員工的不懈努力,到1957年,北京工業學院的坦克專業基本建成。

  1956 年,北京工業學院培養出新中國第一批五年制兵工高等工程技術本科生,并開始源源不斷地為我國兵工建設發展輸送人才,學校在專業建設上和教學內容上,也形成了自己的體系和做法。

  至1958年,學校僅用6年時間,迅速建成了正規化的兵工專業體系,這批專業成為新中國第一批高等兵工技術專業,奠定了我國兵工院校專業設置的基本結構。1959年,國家發布《關于在高等學校中指定一批重點學校的決定》,北京工業學院被確定為全國16所重點高等院校之一。

  1958年8月1日,學校在國防部大樓參加了向黨中央、中央軍委的獻禮活動,共有27項產品參加展覽,劉少奇、朱德、周恩來、鄧小平、彭德懷、葉劍英等中央領導同志詳細參觀學校展品,充分肯定學校的科技成果。9月23日至10月6日,學校增加展品104項。本次獻禮活動中,坦克系的師生展出了輕型坦克模型。

1958年“八一獻禮”展覽會上,朱德同志(前排左二)觀看我校研制的輕型坦克模型

1958年“八一獻禮”展覽會上,葉劍英元帥(中)觀看我校研制的輕型坦克模型

  在與國同行的近70年里,新中國第一批兵工專業為祖國培養了一代又一代尖端人才,為強大國家做出了重要貢獻。如今,在北京理工大學,這些底蘊深厚的專業已經發展壯大成為以“5+3學科群”為代表的一流學科群,成為學校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的重要力量,將繼續為培養國家重大領域、重點行業的領軍領導人才而不斷努力,為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而接續奮斗!

  “1950年到現在,快70年了,看到這個學校怎么發展起來,那心里很高興的。到這個學校的時候,學生很好,學風很好,前途很好。所以這個學校后來發展是有潛力的,我們的估計沒有錯。” 期頤之年的吳大昌滿懷欣慰。

  

  砥礪奮進八十載,矢志強國育英才。面向未來,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北理工人永遠奮斗!

  

分享到:

红黑大战-首页